现在时间是:

最近公告

             钟志华担任同济大学校长

        今日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任免决定钟志华担任同济大学校长;裴钢不再担任同济大学校长。钟志华,男,汉族,19627月出生,湖南湘阴人,研究生,工学博士,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共党员。曾担任湖南大学校长、重庆市科委主任、重庆市委科工委书记。曾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是我国车辆工程领域仅有的两名院士之一。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6-09-06             

                       好消息

        应广大校友、读者要求,经与有关方面商洽,同济大学出版社5月份出版的《致青春——同济大学学生文工团(1952-1970)》一书的文字电子版已在本网独家陆续刊出,欢迎大家浏览!允许其他媒体作非嬴利性的部分转载或引用,但必须注明出处为“同济大学出版社”及“同济文工团员网”。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6-07

      

                      浏览提示

      《致青春—同济大学学生文工团(1952-1970》新书首发式已于517日在同济大学举行,有关报道及资料也已在本网站题为《致青春—同济大学学生文工团(1952-1970》新书首发”一文中刊出。其中包括的内容有:同济大学新闻中心的报道;首发式议程;首发式致辞等。随着新资料的到来,有可能在文中继续添加新的内容,欢迎浏览!(点击上述文章标题也能打开网页)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6-05

      

        同济大学学生文艺社团活动史料编委会”日前特发出通知,敬请有关汇编文章的作者:陈铁迪  方如华  项海帆  顾国维  朱逢博  叶祖攸  费涵昌  吕美安  刘家骅  王浩清  李文均  施蓓莉  余超  李信芳  邹纪贤  华余庚  朱骏翔  秦浩 陈桂明 蓓蕾  林云云  方世敏  田永湛  刘艺林  刘西伯  于凤兰  温颂申  季学李 叶文津  谢邦治  张培基  曾雪华  张宝玮 陶银龙  沈小白  林甄  金正富  唐玲敏  顾仁杰…等,及时提供个人简介,详见“关于征集‘同济文工团回忆录’汇编文章作者简介的通知”。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5-4

         # “1950--1970年同济大学学生文艺社团活动史料汇编首次编写工作会议1030日上午在同济大学校史馆召开,同时编委议定编写阶段每半月召开一次工作会议。我网将连续报道工作会议的有关情况。 请在此点击浏览。《同济文工团网》 2014-11

        # 同济大学土木系科118日迎来创建100周年,学校举行以“百年土木、继往开来”为主题的一系列学术和文化活动,海内外校友齐聚母校,共庆土木系科走过百年辉煌历程。详见“同济微信”栏目1114日报道。 《同济文工团员网》 2014-11

         

    同济大学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1965届毕业50周年聚会活动筹备会第一次会议108日上午在上海召开,会议决定了聚会活动相关事项,欲详即可在此点击。(2014-10)

     

       # 快讯:我校党委书记周祖翼教授调任中央组织部部务委员兼任二局局长,详情可阅近日《同济大学校友会微信公众平台》。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4-8

     

        # 本网站发布《网站声明》,在此点击可即阅。

     

    #《家,你来听我唱——6.14同济校友演唱会》即将在本月举行 

     

    #本网站近日连续刊登“1950-1970年同济大学学生文艺社团活动回顾展揭幕”的多篇报道、照片及视频,欢迎大家点击浏览。(同济文工团员网 2014-6)

          # 日前同济大学《校长办公室》网站公布了“校庆107周年庆祝活动一览表”,读者欲详可点击以下链接浏览。“同济文工团历史回顾展”已列入其中,开展日期520日,欢迎广大师生、校友及网友届时前来参观,具体事宜请浏览《同济大学校史馆》网站。(同济文工团员网 2014-4)  

       http://deanoffi.tongji.edu.cn/index.php?classid=3840&newsid=5256&t=show

       

         # 本网站“同济微信”栏目登有《同济大学校友会微信平台》的最新信息,欢迎点击浏览。同时,在“母校网刊”和网页底部的“友情链接”栏目中均有同济大学多个网站的链接网址供直接点击进入各网站用。  《同济文工团员网 》

     

     

     

浏览导航

     浏览导航---网站目录查阅系统    

    为了方便网友浏览本网站的各篇图文,网站提供了如下目录查阅系统:

    *一级栏目---位于首页Logo下边,点击后可打开其下属图文的详细目录,再点击目录即显示图文。

    *二级栏目---仅部分一级栏目有,点开一级栏目即可看到二级栏目,……。

    *栏目下属图文目录框---位于首页左半部,列出该栏目最新14篇图文的目录,再点击目录即显示图文。另外,点击栏目名称也能打开该栏目所有的图文目录。

    *按时间排列的目录---点击位于首页右侧的“按时间排列的目录”,即可显示。

    *最近更新---位于首页上部,列出网站最新6篇图文的目录。

    *热门篇幅---本网站图文浏览次数的排行榜, ,位于首页右侧,由网站后台系统自动排序 ,列出浏览次数最高的20篇图文目录,再点击目录即显示图文。    

        *有些图文本身实际上也是个独立的小栏目,它们会不断添加新的内容,建议大家经常打开看看,不错过其精彩内容。例如:

         新闻片:天下一瞥        绝美与独特:精选的髙清影視片       三言两语       读编釆撷       晒显照片      《健康卫视》电视台直播       来来往往

     

         

     

     

     

按时间排列的目录

当前位置:首 页 >> 文艺天地>> 文艺天地>> 文章列表

程乃珊:天涯知音

作者:来源:中国配音网微信号   发布时间:2016-07-25 10:33:11   浏览次数:443

程乃珊遗稿:天涯知音

     2015-10-02   来源:中国配音网微信号 

 

  2005年夏,我买到了一本书。苏秀,我心仪多年的配音演员,以八十高龄写成《我的配音生涯》。书名直白朴素,连封面设计都是无花无俏,却亲切又真实地,将我领回我的少女时代。

 

  我的家在陕西北路、南京西路转角,周围是一圈的电影院:平安,美琪,新华,艺术剧场(即兰心大戏院),还有金门(后改为少儿剧场)。所以我从上初中开始,就会独自一人看电影。那应该是19571958年的时候。当时国产片也不少,然而多是说教,我不爱看,也从不去看。可电影院没少跑。而且每个月买电影排片表(3分钱一张),简直是我当时生活中的头等大事。

 

  因为我十多二十岁的时候,可正是译制片的流金岁月。

 

  说来那时没有好莱坞电影,但经常有意大利电影周法国电影周,还有埃及电影周阿根廷电影周等等。去年我参加埃及驻沪领馆的一个酒会,和他们的文化领事闲聊,我说你们埃及有个著名的女演员法登?哈玛玛,我在中学时代已迷上她的电影《我们美好的日子》、《山谷中的战斗》……一时,埃及领馆官员们十分惊喜:这位上海作家知道法登?哈玛玛!他们不知道,早在50年代后期,上海就公映过如《忠诚》等埃及电影,而且《忠诚》在上海受欢迎之盛况,可谓空前,老一代观众应该记忆犹新。

 

  现在好多人,特别是年轻人,常常有种误解,以为上海从解放后到改革开放前,是一片单一的色彩。他们错了。回想我的青少年时代,虽然没有好莱坞,没有电视,也没有可乐和爆米花,但是一样阳光灿烂。

 

  我们有译制片啊。当时国门紧闭,调日高,是译制片为我的青少年时代打开一扇窗:让我看到涅瓦河边难忘的白夜;塞纳河边古道热肠的的士司机,将被没有留下地址的男人抛弃了的未婚妈妈收留下来……

 

  我父母都是影迷。他们虽然是看好莱坞电影长大的,那年月照样被译制片的魅力深深吸引。星期天,他们常带着我和哥哥去看译制片。《罗马十一点》和《偷自行车的人》是我记忆中的最初,未谙人世的心灵为之震撼,也从此迷上了电影。也是从那时起,我似乎更愿意一个人看电影。因为越来越厌烦爸爸妈妈一次次地问:看得懂?他们眼中,我就是个十来岁的小囡,只不过怕我一个人呆在家里,才顺带出来看电影。他们再也想不到,在黑压压的电影院里,我悄悄地成长着。

 

  现在回想,译制片和阅读,是我成长时期的两大维生素。特别是译制片,当年有不少改编自世界名著,如《白夜》《白痴》《偷东西的喜鹊》……以强烈的光影画面和音乐,富有哲理和睿智的对白,充满异国情调的神韵,深入浅出地教我阅读人生。

 

  印象最深的是《偷自行车的人》,这部片子摄于二战胜利的第二年??1946年,它的故事今天忆起,仍有一股苦涩。意大利作为战败国,生活贫困,民不聊生。失业工人里西好容易找到一个贴广告的工作,做这个工作必须得有一辆自行车。他们夫妇想方设法把当掉的自行车赎了回来,可是上班的第一天车就被偷了。他和儿子万般无奈,就去偷别人的车,反而被当作了偷车贼。它表达的思想,超越了时空。去年年底我出访意大利,走在比萨一条僻静的小巷中,看见一辆自行车静静地倚在那里,恍惚之际,又想起这部经典之作。这辆仿佛被遗弃在时空寂寞角落的自行车,莫非就是那对父子所苦苦寻找的?

 

  我似乎很早就感受了细节的魅力,至今仍记得众多电影感人的细节,它们多数来自译制片。这很影响了我后来的写作路子。事实上,青少年时代译制片对我的影响,已融入我的血液中,深深反映在今天我的创作中。我的中篇小说《穷街》写于1984年,但起这个名字,是由于我中学时代看过的一部保加利亚同名电影。故事内容我已不大记得,但依稀记得一条有如上海弹格路那样的小街,蜿蜒曲折。满街晾着衣物,还有嬉闹的孩子们在晾衣架间穿来窜去,虽然贫穷却充满生活的情趣。好像是讲二战时的故事,我还记得影片结尾:女主角在晾被单,雪白的单被后,映出她美丽的剪影,远征的情人回来了,挪开她放在凳子上的洗衣盆坐下,默默隔着被单望着他朝思暮想的倩影,她撩开被单要拿衣盆,不意见到他……故事戛然而止。多么美的结尾!

 

  60年代曾有一批反映二战的东欧电影,《马门教授》《罗密欧朱丽叶与黑暗》等等。我不记得是长影还是上海译制厂的作品。其中好几个细节我还记忆犹新。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马》讲的是几个大学生乱涂墨索里尼肖像被告发后,最终遭枪毙。其中有场戏,一群大学生高呼口号表示对墨索里尼的反感,台词为墨索里尼,总是有理!这句讥讽之语原语如何不得而知,但实在翻译得太好了!还有部英国片《士兵的经历》,男主角叫风来速,偏偏他老会感冒,就有这么句对白:你叫风来速,所以总会重伤风……”这样幽默又顾及译意和谐音的译词,足见翻译者的功力!《罗密欧朱丽叶与黑暗》讲的是一个青年把一个犹太女孩藏在家中的阁楼里,渐渐互生爱慕之心,其中有一场他替她洗头的戏,拍得真美!

 

  电影《第六纵队》中,女主角坚称,蓝色代表幸福,男主角讽刺她:“……你儿子正在蓝色的房间里盖着蓝色的被子……”结果,恰恰是儿子杀害了母亲。从此,在我的色彩世界里,蓝色成为一种相当复杂、含蓄、一言难尽的颜色;它看似很柔和,很恬美,但又包含着忧伤、期待等种种内涵。我后来的小说起名为蓝屋,与《第六纵队》给我留下的印象颇有关系。其实看那部片子的时候我只有十一二岁。

 

  捷克电影《狼窟》给我印象也很深,特别有个细节:爱着自己养父的女主角,站在养父养母的结婚照前,反光将她的折影正好投在养母脸上,猛一看,新娘的脸就是朦朦胧胧的她自己的投影……这个细节真是匠心独运。还有一个镜头,养女陪着养母通宵打扑克,几个老太太都昏昏欲睡,轮到该她们出牌又不敢叫醒她们,养女只好怯怯地从她们手中抽出一张张牌,漫漫长夜中,三张打瞌睡的老妇的脸都由于拍摄角度而扭曲,令人感到恐怖之极……这场戏使养女那种孤独、无助、凄凉的生活,一览无余,较之一般的拳打脚踢,更震撼观众的心。

 

  久而久之,我不用看配音演员表,凭耳朵就能辨出他们的声音:李梓的声音甜美,赵慎之与苏秀声音的确很像,但相比之下,赵慎之的声音似更娇俏,苏秀的音色更成熟;姚念贻的雍容华贵,我记得她在《奥赛罗》中配的苔丝德梦娜!我还很喜欢长春的配音演员向隽殊的声音,接近女中音。印象中,上海译制厂的当家花旦比长春的多。

 

  男演员里自然首推邱岳峰,但对邱岳峰声音的欣赏,是要有一个过程,需一定的生活资历才会懂得。他的略带沙哑的声音,很有沧桑感,但绝对不华丽。他不属小生型。年少时,并不懂得欣赏这样的声音。那会儿,我最喜欢长春的张玉昆的声音。他的声音深沉厚实,很有静静的顿河那种味道。还有陆英华的声音。一出《心儿在歌唱》,女主角桑娜是李梓配的,男主角卡伦就是陆英华,赵慎之配第二女主角,一位女医生。这是一部音乐片,卡伦是个盲人歌唱家,全片贯穿他不下十几首插曲,而陆英华的声音与他的歌声一样悦耳动听。当时在我,已经影人合一。还是从苏秀老师的书里,才见到这位让我心仪已久的声音偶像陆英华的庐山真面目。

 

  西班牙电影《影子部队》,如果我没有记错,邱岳峰在其中配一位不得志的悲剧演员,为了生活被迫做建筑工人,结果意外摔死。临死前,他的一番辛酸独白经过邱岳峰那充满沧桑的、无比失落的嗓音,深深铭刻在我十四岁的心里。我是个演员,我表演过很多次死,……现在,我真的要死了。请你们为我鼓掌送行……”他的太太带头鼓起掌,一众街坊邻里守在他边上,沉重地鼓起掌……我已泪水满颊!从此,我开始懂得欣赏邱岳峰的声音,他的声音是古铜色的。从苏秀老师的书里看邱岳峰的遗容照片,仍是一脸华严??我很自然地联想起《影子部队》里那位不得志的悲剧演员,临终那一大段独白。冥冥之中,那好像是专为邱岳峰设计的!但是邱岳峰比他幸运,在那样一个时代,他仍有一方可以发挥他的才智、宣泄他内心的平台;邱岳峰也比他幸福,他身后有那么多观众为他鼓掌。他离开我们二十多年了,但起码有两代观众,喜欢他的声音,并且记住了他的声音!

 

  苏秀老师还提到一位潘康,他似专配小生。我至今还记得他,因为一段奇特的缘分??铜仁路上的绿屋,是我丈夫的外公家,我就是以这栋房子为蓝本创作了小说《蓝屋》。直到文革前,绿屋内仍常开家庭舞会。潘康酷爱跳舞,每次必到,当时在追求绿屋中最小的一位小姐(即我先生最小的阿姨)。据说他长得很帅气,身材颀长,舞艺了得。后来不知怎么没了音讯。不久传来消息,因为跳黑灯舞,他给捉进去了。其实当时所谓黑灯舞,只是光线柔和一点暗淡一点。潘康现在若还健在,应也有七十开外了。

 

  那时候,一部片子上映后要是受到欢迎,它的主题曲立时会在影迷中传唱。如苏联片《恋人曲》的主题曲,我至今还记得它的歌词:在童年时候我有个好朋友,黄黄的小脸光着双脚跟我到处走……”《青年时代》的主题曲《母亲》:当年我的母亲,一夜没合上眼睛,绣了这条头巾为我送行……”印度片《流浪者》的《拉兹之歌》,日本片《这里有泉水》里的《红蜻蜓》……那就是我们这代人的流行曲,无论是旋律还是歌词,都可以与今天的流行曲媲美。

 

改革开放后的80年代,上海迎来了译制片的第二个春天,因为第一代的功臣尚健在,虽经十多年的荒芜,译制片很快又回到我们生活中。十年浩劫后再听到那些熟悉的伴我度过青少年时代的声音,一刹那间,竟有隔世之感。这些亲爱的声音,别来无恙?我们的孩子也到了爱看电影的年纪,我们带着孩子一起欣赏他们的声音,告诉他们,这是爸爸妈妈和外公外婆爷爷奶奶曾经拥抱过的旧梦。他们的声音一度在电影院里沉寂,我们也有好久好久没有去电影院,现在,我们带着孩子,像回乡一样再回到他们的声音中,当银幕上再次出现那些熟悉的名字:邱岳峰、胡庆汉、毕克、尚华、李梓、苏秀、赵慎之……我小声地读着他们的名字,并告诉我的女儿,这些名字,曾经那样热闹又欢快地装饰过我的花样年华!

 

写这篇小文的时候,恰逢电视里在放《艺术人生》专访童自荣,年轻的节目主持人说:他更愿意看原声原版片,看不懂可以看字幕。憨厚的童自荣一下无言以对,或者有很多话他不方便说,只是苦涩地一笑。那一笑,让我难受了好久,不是为童自荣一个人,而是为整整两代为译制片贡献青春的幕后英雄!

 

我总觉得,译制片工作者就好比一个交响乐队,将看不懂的五线谱的每一个音符,经过充分的消化后,注入他们的理解和情感,再现出来,而不只是机械地将这些音符从乐器中吹出来或弹出来。一支由出色的演奏家组成的乐队,是我们精神上的灵媒,藉着他们,我们可以与几百年前的音乐大师对话。配音艺术也如此,藉着他们的声音,我们可以与不同肤色的人对话!

 

如今,这支精彩的乐队,历经了差不多一个甲子的风风雨雨,仿佛一场告别音乐会,演奏家们一个个熄了他们乐谱架前的灯,悄然离去,连指挥家也谢幕退去。曾经那样华丽精彩的一台管弦乐就这样慢慢隐淡下去,最后,甚至连献给他们的掌声都零零落落……对他们而言,实在太不公平了。

 

不过,我相信,能坚持在台下用掌声送别那些难忘的声音的,尽管声音微弱,却一定出自肺腑,是天涯知音。

 

我会永远感谢那段迷恋译制片的年月。

 

 

 

 







Copyright ©2017    同济文工团员网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粤ICP备16125321号 -4

http://p5.qhimg.com/dmt/490_350_/t01728e0b05967bda0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