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最近公告

             钟志华担任同济大学校长

        今日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任免决定钟志华担任同济大学校长;裴钢不再担任同济大学校长。钟志华,男,汉族,19627月出生,湖南湘阴人,研究生,工学博士,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共党员。曾担任湖南大学校长、重庆市科委主任、重庆市委科工委书记。曾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是我国车辆工程领域仅有的两名院士之一。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6-09-06             

                       好消息

        应广大校友、读者要求,经与有关方面商洽,同济大学出版社5月份出版的《致青春——同济大学学生文工团(1952-1970)》一书的文字电子版已在本网独家陆续刊出,欢迎大家浏览!允许其他媒体作非嬴利性的部分转载或引用,但必须注明出处为“同济大学出版社”及“同济文工团员网”。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6-07

      

                      浏览提示

      《致青春—同济大学学生文工团(1952-1970》新书首发式已于517日在同济大学举行,有关报道及资料也已在本网站题为《致青春—同济大学学生文工团(1952-1970》新书首发”一文中刊出。其中包括的内容有:同济大学新闻中心的报道;首发式议程;首发式致辞等。随着新资料的到来,有可能在文中继续添加新的内容,欢迎浏览!(点击上述文章标题也能打开网页)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6-05

      

        同济大学学生文艺社团活动史料编委会”日前特发出通知,敬请有关汇编文章的作者:陈铁迪  方如华  项海帆  顾国维  朱逢博  叶祖攸  费涵昌  吕美安  刘家骅  王浩清  李文均  施蓓莉  余超  李信芳  邹纪贤  华余庚  朱骏翔  秦浩 陈桂明 蓓蕾  林云云  方世敏  田永湛  刘艺林  刘西伯  于凤兰  温颂申  季学李 叶文津  谢邦治  张培基  曾雪华  张宝玮 陶银龙  沈小白  林甄  金正富  唐玲敏  顾仁杰…等,及时提供个人简介,详见“关于征集‘同济文工团回忆录’汇编文章作者简介的通知”。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5-4

         # “1950--1970年同济大学学生文艺社团活动史料汇编首次编写工作会议1030日上午在同济大学校史馆召开,同时编委议定编写阶段每半月召开一次工作会议。我网将连续报道工作会议的有关情况。 请在此点击浏览。《同济文工团网》 2014-11

        # 同济大学土木系科118日迎来创建100周年,学校举行以“百年土木、继往开来”为主题的一系列学术和文化活动,海内外校友齐聚母校,共庆土木系科走过百年辉煌历程。详见“同济微信”栏目1114日报道。 《同济文工团员网》 2014-11

         

    同济大学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1965届毕业50周年聚会活动筹备会第一次会议108日上午在上海召开,会议决定了聚会活动相关事项,欲详即可在此点击。(2014-10)

     

       # 快讯:我校党委书记周祖翼教授调任中央组织部部务委员兼任二局局长,详情可阅近日《同济大学校友会微信公众平台》。   《同济文工团员网》2014-8

     

        # 本网站发布《网站声明》,在此点击可即阅。

     

    #《家,你来听我唱——6.14同济校友演唱会》即将在本月举行 

     

    #本网站近日连续刊登“1950-1970年同济大学学生文艺社团活动回顾展揭幕”的多篇报道、照片及视频,欢迎大家点击浏览。(同济文工团员网 2014-6)

          # 日前同济大学《校长办公室》网站公布了“校庆107周年庆祝活动一览表”,读者欲详可点击以下链接浏览。“同济文工团历史回顾展”已列入其中,开展日期520日,欢迎广大师生、校友及网友届时前来参观,具体事宜请浏览《同济大学校史馆》网站。(同济文工团员网 2014-4)  

       http://deanoffi.tongji.edu.cn/index.php?classid=3840&newsid=5256&t=show

       

         # 本网站“同济微信”栏目登有《同济大学校友会微信平台》的最新信息,欢迎点击浏览。同时,在“母校网刊”和网页底部的“友情链接”栏目中均有同济大学多个网站的链接网址供直接点击进入各网站用。  《同济文工团员网 》

     

     

     

浏览导航

     浏览导航---网站目录查阅系统    

    为了方便网友浏览本网站的各篇图文,网站提供了如下目录查阅系统:

    *一级栏目---位于首页Logo下边,点击后可打开其下属图文的详细目录,再点击目录即显示图文。

    *二级栏目---仅部分一级栏目有,点开一级栏目即可看到二级栏目,……。

    *栏目下属图文目录框---位于首页左半部,列出该栏目最新14篇图文的目录,再点击目录即显示图文。另外,点击栏目名称也能打开该栏目所有的图文目录。

    *按时间排列的目录---点击位于首页右侧的“按时间排列的目录”,即可显示。

    *最近更新---位于首页上部,列出网站最新6篇图文的目录。

    *热门篇幅---本网站图文浏览次数的排行榜, ,位于首页右侧,由网站后台系统自动排序 ,列出浏览次数最高的20篇图文目录,再点击目录即显示图文。    

        *有些图文本身实际上也是个独立的小栏目,它们会不断添加新的内容,建议大家经常打开看看,不错过其精彩内容。例如:

         新闻片:天下一瞥        绝美与独特:精选的髙清影視片       三言两语       读编釆撷       晒显照片      《健康卫视》电视台直播       来来往往

     

         

     

     

     

按时间排列的目录

当前位置:首 页 >> 学友校友>> 学友校友>> 文章列表

亲历“八 • 四”(“文革”.上海)

作者:孙宏彝   发布时间:2016-08-07 09:46:30   浏览次数:429

亲历“八 · 四”

作者:同济附中  孙宏彝

 

(本文源自2016-08-03《同济-章华明的博客》

分类: 同济大学文革史) 

 

当天,很多俘虏被押着,举着双手,进了同济大学。

 

    一九六七年初,上海发生了“一月革命风暴”,夺了市委和市政府的权,成立“上海公社”(后改名为“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此后,各地群众组织也陆续发生了互相争斗和夺权的事情。二月初,我在湖南长沙,亲眼看见那里的支左部队封锁整个市区,马路上架着机关枪,军用大卡车穿梭在各大街小巷,实行对一派群众造反组织“湘江风雷”头头的抓捕。

随着派性斗争的激烈和白热化,各地都发生了武斗,有的地方甚至动用了枪炮,造成许多无辜的生命死亡。但上海总的来说还相对比较太平。

那时,我住在学校里,一有什么事,同济大学高音喇叭就会全部打开进行广播。八月三日半夜时分,睡梦中被高音喇叭广播的紧急集队的通知惊醒,说要上街游行到人民广场开会。迷糊中随着同济“东方红兵团”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沿四平路逶迤前行。

到人民广场后,发现已经有好多单位的人到了,红旗招展,人还不少呢!开什么会?谁也不知道。大家坐在水泥地上,也听不清台上的人在讲些什么。听了半天,才知道是控诉、声讨上海柴油机厂“联司”罪行的内容。会场虽乱哄哄的,但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气氛,似乎将会有什么事要发生。

    会开完后,我们又原路走回学校去。这时,东方已露出晨曦,经过外白渡桥的时候,看见一辆辆卡车,满载着头戴藤帽、手拿长矛的工人,我们问他们到哪儿去,他们说是去军工路上柴厂砸“联司”。我们感到好奇和刺激,也就纷纷扒上车,跟着一起去了。

    当时,上柴厂有两派组织,一派叫“东方红”,另一派是以杨仲池为首的“联司”。交大“反到底”兵团中一个名叫“全向东”的年轻老师也支持联司,并在各个区县成立了“支联站”,形成了一定的气候,对上海“工总司”的权威形成威胁,因此“工总司”决定把“联司”砸掉。据说,这天毛泽东主席也在上海。郊区通往市区的各主要路口都有工总司布置安排的队伍,以防止“支联站”的人来支援“联司”;上柴厂后面的黄浦江上,也有东海舰队的军舰进行拦截,防止厂里联司成员从黄浦江上乘船逃走(上柴厂有自己的船)。从这一切安排和布置来看,以王洪文为首的“工总司”事先都进行了周密的预谋。

    上柴厂位于上海市区的东北角,门口就是宽阔的军工路,下车后看见已经有好多人在那儿了。我想,打起来肯定大门口最激烈、最有看头,于是我就到大门口那儿观察。

    后面又源源不断地来了好多人,只听见有人大声告诫大家:“不要靠近工厂围墙,里面有埋伏”。整条军工路上全是人,摩肩接踵,挤得水泄不通,粗略估计总有十万之众。根据我的观察,其中大多数人都只是奉命而来,应景点卯而已,他们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因此,一旦真正动起手来,他们只是在一旁虚张声势或索性躲在一旁看热闹。

    军工路东面是上柴厂厂区,西面不远处是家属区。在家属区周围也聚集着许多人,他们的父母或亲人也许就在厂区里面,所以这些家属也很焦急,时刻关注着厂内外对峙的形势。据说这天厂里的“联司”成员总共只有两千多,在人数和力量上与厂外的相差非常悬殊。

    虽然我没吃过早饭,但由于心情激动和亢奋,所以肚子也不觉得饿。

    外面打“联司”的队伍都是分别来自全市各个不同行业、不同单位的造反队,所以很难组织起统一而有效的指挥,磨磨蹭蹭,直到上午八、九点钟的时候,外面的人才在厂房门口发起过几次进攻。人们手拿长矛呐喊着向门口冲去,但每次进攻总被中央大道两旁车间房顶上扔下的密集的石块打了回去。有几处地方还燃烧起火焰,那是扔下的装有汽油的玻璃瓶引燃的。几位摄影记者倒是蛮勇敢和敬业的,他们手拿摄影机、躲在传达室门外的墙壁转角处,蹲着身子,把镜头对准着所要拍摄的对象和目标,不停地拍摄着。这些现场拍摄的场景资料,以后曾在电视里播放过,王洪文倒台后,也曾作为他在文革中的罪行证据。

在攻打过程中,我曾看见里面有两个“联司”的人因为胆却怯和害怕,向外面进攻的人投降,他们高举双手向外面逃去,但随即遭到“联司”成员的惨打,血流满头,连声喊救命;外面“工总司”的一个人到家属区附近的小店买香烟,也被那些“联司”的家属抓住,众人打得他鼻青眼肿,直到一起的人赶来,才把他从围打中救出。

眼看几次进攻都未奏效,连厂门口都未能进入。后来调来了履带式大型吊车,朝里进攻的人躲在吊车后面往里冲,就像电影里军队士兵在坦克掩护下前行那样。但刚进大门口不远,里面就从两旁车间闪出一批头戴有机玻璃面罩、手拿长矛的“联司”青年敢死队,他们在路中间一字排开,冲上吊车,往车上倒汽油,然后用火点着,熊熊燃烧起来,躲在吊车后面进攻的人吓得忙往回退。

    外面进攻的节奏虽然很慢,但毕竟因为人多,逐步把里面防守的“联司”成员压缩到车间房顶上去了。从下面观察,车间房顶上的人并不是很多,其中还有好些女青年,她们在上面用洋元制作的弹弓把六角螺帽弹下来,因为军工路上密密麻麻都是人,所以好些人都被打中。站在我前面的一个人,我看见他莫名其妙地忽然就向后倒地,一看原来就是被从上面弹来的螺帽射中脸面而倒下的。

    临近中午的时候,厂门口中央大道旁的两个车间首先被攻下,那也是调来消防队的救火车,架起高高的云梯,用高压水枪帮助进攻,其他人再从车间开行车的轨道处翻上房顶才占领的。一个车间上面其实“联司”只有十几个人,我在下面看见那些被俘的女青年被人往后抓住头发,反剪双臂地一排押着,让摄像机拍摄。下面的人特别恨这些女的,因为有好多人吃过她们弹下来的六角螺帽的苦头。因为天气炎热,穿着单薄,有两个年轻的女子,身上的衣服都被人们几乎撕烂了,只见她们低着头,只顾用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遮挡,任人们踢打,不吭一声。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被俘的“联司”成员几乎个个被打得头破血流。

    在攻打过程中,也有乘火打劫、浑水摸鱼的人,我看见有人私自打开车间工人换衣服的工具箱,把里面值钱的物品和毛主席像章藏入口袋,占为己有。结果被其他人发现并抓住,称其为工人阶级的败类,也遭到了一顿暴打。

    这天的午饭,我吃的是饼干。中午的时候,我沿军工路向南走,想去看看其它地方打得怎样。路上都是人,忽然看见一辆卡车停在路中间,正在免费向大家发放饼干,我也挤上前去,车上的人给我装了一草帽饼干,那时感觉真象是共产主义。

    吃好饼干,我四处兜兜,看见上柴厂周围的围墙,已经都被调来的铲车推倒了,你从沿马路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能进入厂内。

看来要加快进攻的速度了,如果在天黑前不能结束战斗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因为到时候黑暗中家属区的人和厂内的“联司”内外两面进行夹击,鹿死谁手就很难预料了。

下午,继续攻打后面的车间。大部分人在下面其实是有力用不出的,因为朝二三十米高的房顶上扔的石头,到房顶处已成强弩之末,根本没有杀伤力,更何况上面“联司”守卫的人还用棉花胎在面前挡着(主要是用来挡高压水枪喷射水柱的)。反过来,从上面扔下的石块却砸伤了不少人。救护车不停地把受伤的人运送到医院去治疗,耳畔经常掠过救护车惊心动魄的呜呜鸣叫声。

在第二排靠南处的一个车间空地旁,我目睹了这个车间被攻下的全过程。房顶上面也只不过十几个“联司”的人,但就是拿他们没办法,他们从上面扔下的石头,砸伤了好些人。最后还是从车间里的行车轨道处爬上去,才得以近身。我亲眼看见,一个“联司”的人只顾往下扔砖头,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已从后面爬上来了。只见爬上去的人手中拿着消防队救火用的太平斧,用力向那联司成员的脑袋上劈去,下面抬头朝上看的人都吓得情不自禁“啊”地尖叫了起来。虽然那个“联司”的人头上戴着藤帽,但我想也挡不住那锋利无比的斧头,不知那人是不是被砍死了。战果迅速扩大,后续上去的人越来越多,这个车间很快就全部被攻下了。

    攻占北面那个车间时,我也随着众人上去了。当冲上房顶时,手拿长矛的人们大叫着:“举手投降”。眼看大势已去,寡不敌众,“联司”的人纷纷举手投降,那情景跟电影里战场上俘虏的情形差不多。但上去的人仍然毫不留情,用手中拿着的铁棒狠打“俘虏”的头,每个人都被打得血流满面。那情形深深刺激了我,人性中的凶残一面,在那一瞬间都暴露无遗。我在房顶平台上捡了一个弹弓作为纪念,那弹弓做工很是精巧,但又很坚固结实。在“联司”藏身的地方,有一个食堂用的蒸格,里面放着一碗碗蒸熟的饭,旁边还有啤酒,看来他们原想作长时间坚守准备的。只听见有人在后面大声告诫:“上面的东西千万不要吃,他们在里面下了毒”,一听这话,这些饭菜虽然诱人,但谁还再敢吃呢?

    上柴厂最后面靠近黄浦江的是一座水塔,那水塔很高,孑然耸立,据说“联司”的头头杨仲池就在上面。那水塔是根本攻不上去的,怎么办呢?用高音喇叭开展政治攻势,同时警告说如果不下来就要把水塔炸了。在这种情况下,藏身在上面的人才投降下来。活捉杨仲池啦,消息很快在人们中传播,许多人都拥到水塔那儿,在混乱中对他拳打脚踢。杨仲池被用粗麻绳反绑双手,头颈上还挂着一块大牌子,押在车上示众。为怕被仇恨的人们打死,杨仲池很快就被押解转移走了。至此,“八 · 四”打“联司”的战斗,才总算最后全部结束。

    全部砸掉联司,已经是晚上六点了。再过一会儿,天就全部黑了。后来听说,那天上海警备区也有人在现场,他们分析了“联司”的整个作战安排和布置后,说可能有相当于国民党师长级的人在背后出谋划策,也不知道这说法究竟是真是假,好象以后也没听说揪出过类似这样的背后“黑手”吗。

    晚上我搭顺路的卡车到五角场,然后走回家,沿途看见许多人一堆一退聚在一起纳凉议论着今天的打“联司”。父母在家中正担忧我可能也卷入这场“战斗”中,看见我回来才放心。我把今天在现场的见闻讲述给他们听,父亲说我是个不安分的人,关照并警告以后此类事不要参加进去。

    第二天,听说许多“支联站”也被砸掉了。 以后两天,我在同济大学北教学楼的二楼,看见许多教室里都关押着被俘的“联司”成员,他们大都在头上或手臂上绑着纱布绷带,门外有手拿长矛的人监视着。以后又听说交大的“全向东”虽逃出上海,但最后仍在武汉被抓住并押回上海。

    “八 · 四”打“联司”,虽然这是上海最大规模的一次武斗,但也许是由于参加这次行动的都是一些基层工人,他们文化程度不高,所以至今仍很少看见有这次行动的有关回忆和具体过程记述。其实,这次行动的双方,都是工人造反组织,他们有什么根本利益的冲突呢?由于受少数头头为了争权夺利,由势不两立而发展到血腥镇压,制造了一场规模空前的残酷大武斗,现在看来,实在可悲。

 

20145 

 

 

 

 







Copyright ©2017    同济文工团员网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粤ICP备16125321号 -4